梨园春600期 孔莹《拷红》选段高
孔莹《童一首歌》之《小背篓》和
孔莹《童一首歌》之《小背篓》和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莹火虫美文>>正文
天山飞驼传奇——(孔莹外传) 第三回:天山深处痛犹思
来源:孔莹叔叔 责任编辑:天水互联 发布日期:2010-8-2 23:41:26

第三回 天山深处痛犹思

  大红马和宝刀,已经触起了孔莹藏埋在心里的旧痛,广林的一席话,更像一阵乍起的春风,吹皱了她心里的一池春水,许许多多迷茫的往事,不解的疑团,都一齐浮上心来,搅得她再也无法平静,旷野里本就很少行人,通向天山的道路更是荒寂得令人心悸。
   
  孔莹一任大黑马向前行去,她只牵着跟随在后的大红马默坐鞍上陷人沉思。历历往事,片片疑云,不断在她心头掠过:
   
  那位满身豪气、通身好似铜铸铁打般的孔飞虎,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他和母亲之间又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关联?这在她心中一直是个似解而又不解的谜,也是一桩她多次想问而又不敢问的心事。她不敢问并不是因她胆小,她孔莹并不是个胆小的人,也不是她慑于母亲的严厉,她母亲严厉中也有温存,那温存甚至更胜于他人的母亲。她不敢问是怕触动母亲的情怀,引起母亲伤心。
   
  因为她已经隐隐地窥看到了在她母亲的心里掩藏着一片伤痕,那伤痕她不但不让外人触及,甚至就连对她孔莹也是讳莫如深。
   
  她最忘不了的,是八年前在塔城发生的那件事情:孔飞虎突然被围,正在和官兵拼杀,她不分青红皂白地暗暗向他射去一箭,当孔飞虎竞因此被擒时,她母亲当时那骤然变白的脸色,一下失神的目光,还有那一声令人寒栗的呻吟,以及后来她俯首紧贴在树上那久久无声的啜泣.,那浸透树根的泪水和鲜血……还有后来她为救孔飞虎而付出的远远比她生命还更贵重的代价,以致她母亲因此而带着她隐迹天山,过着几乎是和禽兽为伴,与草木同朽的生活。

  孔莹心里还有一个谜,就是她从母亲口里知道,她还有个亲人在关内。她母亲还说,那才是她母女二人的真正亲人。可这人是谁,她母亲只说是弟弟,其他就不肯多说,也不让她多问。这个谜与前一个谜不同,她并没有亲眼看见,只是从她母亲口里听来,可它在孔莹心里激起的好奇,却远比第一个谜更为强烈。这个谜在她心里不是茫然的迷雾,也不是悬心的疑云,而是美丽的梦幻,是幸福的憧憬。这件事还是不多天以前的事情。一天夜里,她母亲的旧病复发,咳得直喘息,几乎回不过气来。孔莹坐在她身旁,一面不停地为她捶背、舒胸,一面难过得直流泪。她一不小心,让一滴热泪滚落到她母亲手背上了,她母亲竟一下忍住了剧咳,蓦然转过身来,含怒对她说道:“哭什么?我还不会死的!”

本新闻共12页,当前在第01页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上一篇:天山飞驼传奇——(孔莹外传) 第二回:斗游击赌胜刀马
下一篇:孔莹别传(6)
Copyright © 2007 www.kongying.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孔莹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
联系孔莹:kfy6666@163.com 天水雄博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原天水互联制作维护
ICP备案号:豫ICP备080016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