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园春600期 孔莹《拷红》选段高
孔莹《童一首歌》之《小背篓》和
孔莹《童一首歌》之《小背篓》和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莹火虫美文>>正文
天山飞驼传奇——(孔莹外传) 第五回:孔莹重蹈旧错
来源:孔莹叔叔 责任编辑:天水互联 发布日期:2010-8-6 12:03:19

  第五回 孔莹重蹈旧错
   
  本回演员表(按出场顺序排名)
  飞骆驼——————孔莹
  半天云义父————天水互联
  半天云——————孔飞虎(孔莹父亲)
  乌苏游击—————恶飞飞(漫天莹火飞)
  老牧民——————焊工
  半天云兄弟————大熊(又名十只熊)
  驼铃公主—————秦丽娜(孔莹母亲)
   
   
  孔莹怀着满腔忿恼,穿过草原,向西南方向一路寻去,只要遇上有牧民居住的帐篷,或是农家聚居的村庄,她都前去打听一番。她寻遍了周围二百里地,大红马却是踪迹全无。饥渴和劳倦不但没有使她松懈下来,反更激奋了她寻回大红马的决心。在她心里,她已经认定驿站门前看大红马马蹄的汉子准是恶飞飞军营的暗哨。孔莹突然想起她母亲曾对她说过的“不人虎穴,焉得虎子”的那句话来。蓦然间,她下定了重到乌苏一探军营的决心。孔莹主意已定,便迈开大步直向乌苏方向走去。从早晨一直走到傍晚,方才来到乌苏东城关口路旁的那片树林。这时天色已渐渐昏暗下来,忽从城楼上传来一声号角,随着那声号角,木栅门关了,又一阵沉闷的叽嘎声里,城门也紧紧地闭合拢来。孔莹趁此走出树林,来到药铺门前,用手轻轻将门一叩:“天水……天水爷爷,开开门!”
   
  铺里立即传来了天水互联的声音:“你是谁?”
   
  孔莹:“我是孔莹。”
   
  门立即打开了。孔莹忙闪身进入铺内,将革囊往桌上一放,回过头来望着天水互联笑了笑,说道:“天水爷爷,你没想到我又会来吧?!”
   
  天水互联又惊又喜地:“没想到,真没想到!”他把孔莹打量了一下,又显得惊诧不安地说道,“你在这个时候来乌苏,该不是又来拣药吧?!”
   
  孔莹便将她在去乌伦古湖途中大红马被盗的事,以及她心里的猜疑,一一说了出来。
   
  天水互联听后,沉吟片刻,说道:“兴许这也只是姑娘的猜疑,我看那盗马贼未必就是恶飞飞军营中人。因昨晚有两名军校到伍掌柜店里饮酒,也未说起马已弄回的事。”
   
  孔莹低头思忖着,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
   
  天水互联:“姑娘也不用着急,我这也只是猜测,等我明天设法打听一下再说。”说完,他犹豫片刻,忽把话题拉开,迟疑地问道:“孔姑娘,你前番拣去的那剂药,病人服后情况如何?”
   
  孔莹含糊应道:“似有好转,只是不见大效。”
   
  天水互联充满关切地说道:“病既是久积而成,药也非几剂就能奏效。这样的病重在调养,切忌寒侵,更不宜久处深山,孤寒自苦,贻误一生!”
   
  孔莹已经听出天水互联话外有话,意在劝她母亲离开天山,重返尘世。孔莹把话题一转,忽然问道:“天水爷爷,你可知京城里有个名叫莹漫天的官儿?”
   
  天水互联(心里想:我当然认识漫天,我和漫天还去过梨园春呢)感到有些诧异:“姑娘为何问起他来?”

  孔莹:“几天前,我在玛纳斯河边大路上,碰到了他,随他一路的还有他的儿子和儿媳,我和他们结伴同行了两天,听他们谈了许多京城的事情。”
   
  天水互联若有所悟地回道:“啊,原来是他!十日前有两位从这里过路的蒙古朋友,曾对我谈起过一桩怪事,说他们在迪化城外遇到一位从京城来的官员,曾向他们打听驼铃公主的下落。他们如能将公主下落告诉他,他愿赏银千两。我一直在琢磨这官员是谁,原来却是这个漫天!”
   
  孔莹吃了一惊,心想:这不正是八年以前母亲居住在艾比湖时,那里的人们对她的称呼吗?这漫天与母亲何关?又为何要打听驼铃公主的下落?孔莹心里生起许多疑云。

本新闻共8页,当前在第1页  1  2  3  4  5  6  7  8  

上一篇:天山飞驼传奇——(孔莹外传) 第四回:孔莹巧遇姑姑 草原声震游骑
下一篇:天山飞驼传奇——(孔莹外传) 第六回:一家三口终相聚 天山虽寒人心暖
Copyright © 2007 www.kongying.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孔莹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
联系孔莹:kfy6666@163.com 天水雄博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原天水互联制作维护
ICP备案号:豫ICP备080016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