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园春600期 孔莹《拷红》选段高
孔莹《童一首歌》之《小背篓》和
孔莹《童一首歌》之《小背篓》和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莹火虫美文>>正文
天山飞驼传奇——(孔莹外传) 第十一回:孔莹自创天山拳剑
来源:孔莹叔叔 责任编辑:天水互联 发布日期:2010-8-14 22:38:18

第十一回   孔莹自创天山拳剑

  驼铃公主——————秦丽娜
  驼铃公主义妹————凡   儿(萤火虫★凡兒)
  飞 骆 驼——————孔   莹
  飞骆驼阿姆—————莹   霞(萤火虫★霞)
  飞骆驼表妹—————珮   珮(My珮珮)
  飞骆驼伙伴—————小   代(莹火虫★小代)
  飞骆驼伙伴—————琉璃苣(琉璃苣1)
  飞骆驼伙伴—————汤四毛(汤四毛2)    
   
  秦丽娜在离开艾比湖的前一天傍晚,曾把凡儿请到她房里,闭上房门,将她这番进关去的目的和她久久隐藏在心里的愿望,一一告诉了凡儿。秦丽娜在这茫茫的人世上,也只有凡儿才是她唯一能向其倾吐心里隐秘的人了。因此,她不仅将十六年她在甘州道上旅店中如何艰难产子,又如何被人乘危偷去的经过,更加详细地告诉了凡儿,而且还将偷子人在莹莹的襁褓里留下一只银瓶和剪去她衣里襟绸一角的事,全部说了出来。凡儿虽早在十五年前就已经听秦丽娜对她谈起这事,并还怂恿她去祁连山寻过一次来,可她现在听来竟在孔莹的襁褓里留下一只银瓶和剪去秦丽娜衣襟里绸一角之事后,她心里好像突然闪过一道亮光,不禁惊喜地说道:“这兴许就是那掉换你儿子的人特意留下的表记。凭这表记,也就有了可循的线索了。”秦丽娜怅怅然地出神一会,又含着泪满怀凄切地对凡儿说道:“我所以饮恨偷生、含辛茹苦活到今天,实实是舍不下莹莹这孩子,也为了还未寻回我那时被人偷去的骨肉。如今莹莹已渐渐长大成人,已到婚配成家的时候了。我与她相依为命十六年,她一旦出嫁,礼应从夫,便当随婿而去,我就更将凄苦难堪了。我这番入关寻子,原是我多年誓愿,若上苍见怜,天从人愿,使我能寻得自己的亲生骨肉,我便立即将他带回西疆,让他和莹莹配成一对,使莹莹终身有托,这样,我就同时了却两桩心愿,纵死我亦瞑目无憾了。”秦丽娜说到这里便停下话来,思索片刻最后说道:“万一我回不来了,莹莹就托付给你了,再等过一两年,你给她选个称心的夫婿。把她本非是我亲生女儿之事告诉她,其他的就什么也不用对她说了。”秦丽娜说的悲沉凄楚,凡儿也陪着她流下许多眼泪。(孔莹不是秦丽娜的亲生女儿?真是这样吗?开什么玩笑?各位看官现在还不能下定论,要看到最后才能知道真正的答案)
  凡儿知道秦丽娜不愿带莹莹的原因,是她疑莹莹的生母可能还在祁连山上,她不想让莹莹去触及这段令人痛心的往事;她不让莹莹到京,则是为了防心性敏慧的孔莹探出她过去那段身世。可当孔莹含嗔带屈地问她:“你为何不劝劝我母亲把我也一同带去?”时,凡儿一时性急,编出一句“祁连山路险人奸”的话来。可她哪里料到,她这样一说不但丝毫未能唬住孔莹,反而更加激起孔莹的好奇心性,也使她对母亲的只身进关更不放心起来。孔莹当即暗暗下定决心,定要亲去闯闯祁连山,与那儿的险路奸人玩斗一番,然后追上母亲,暗暗地照顾着她,护卫着她。
   
  晚上,孔莹独自坐在房里,默默地思忖着,运筹着。窗外断续传来一阵阵悠扬的弹琴声和牧民的歌唱声,隔壁房里也不时响起莹霞和珮珮等人的笑语。尽管这艾比湖的夜晚比起天山深处那死寂般的夜晚来,已经算得上是喧闹的了,可在孔莹此时此刻的心中和眼里,由于母亲的离家远去,她总感到心里是空荡荡的,一种莫名的孤寂之感紧紧攫住她的心头。这到处都可看到灯光和篝火的村庄,却比天山深处还要冷清和寂寞。孔莹不禁更加勾起对母亲的忧思和惦念,她这才真正体会到了母亲曾经说过的“相依为命”的含意来。孔莹正驰神凝想间,凡儿进来了。她径直走到孔莹身边,充满关切地问道:“你怎不到我房里去聊聊,独个儿坐在这里想什么?”

  孔莹撅着嘴,嘟嚷道:“什么都不想,只想母亲!”

本新闻共11页,当前在第01页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上一篇:天山飞驼传奇——(孔莹外传) 第十回:孔莹扬声认父 母亲抱病寻子
下一篇:东方今报:唱戏是根本,我不会丢的
Copyright © 2007 www.kongying.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孔莹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
联系孔莹:kfy6666@163.com 天水雄博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原天水互联制作维护
ICP备案号:豫ICP备08001639号